花邊教主蕾頓米斯特的最愛是台灣珠寶設計師的作品

這年頭標題都要下的很小心。把海外成名的台灣人捧成台灣之光對這些優秀的台灣人來說真的不知是福是禍?回到紐約後,我認識到不少優秀的台灣人幾乎都是孤獨的在設計與藝術的領域裡奮鬥。能在ㄧ塊招牌掉下來都會砸到好幾個藝術家的紐約生存下來,甚至品牌能打進白人上流社會是件非常不容易的事。我很榮幸認識到這樣ㄧ位在曼哈頓上東城揚名的首席珠寶設計師,來自台灣的Siman Tu。

花邊教主蕾頓米斯特的花朵造型頭飾是來自台灣的珠寶設計師Siman Tu的手工訂製珠寶。低調的他在紐約成名許久,從來沒有台灣主流的媒體大批蜂擁前去採訪過他,我剛好去個Chelsea的藝廊展覽時聽老闆說他認識個珠寶設計師Siman Tu跟我同樣來自台灣,而那時就很想認識他。

對於紐約的珠寶業,我算是行內人,因為以前在我母親沒有回去台灣前,她也曾經在47街(鑽石珠寶街)創業賣珠寶,但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台灣人在紐約做珠寶又以設計為導向的真是很少,受華人歡迎的都不是設計感強烈的作品,美國華僑喜歡的都是偏向看上去充滿匠器或是高調的作品。他們不在乎設計,但就是要看起來寶石大、金光閃閃。

有天在上東城經過間珠寶店,看到櫥窗裡陳列著各式美麗的珠寶項鏈與配飾,而珠寶旁放了花邊教主裡多位主角們的照片還有很多時尚雜誌的封面,走進去參觀後,終於幸運的見到了久仰大名的Siman。他跟其他被台灣媒體稱作台灣之光的美籍華人都不一樣,我跟他聊天,從頭到尾就是說國語,他是正港的台灣人。不是那種硬是被台灣媒體穿鑿附會的ABC。

Simanㄧ點設計師的架子都沒有,第一次認識他,那時是在夏天,天氣十分炎熱,他馬上拿了瓶冰透的礦泉水給我喝。我看到店內那些舉止打扮都充滿貴氣的貴婦們與Siman都相談甚歡,我不好意思打擾他的生意,就跟他的店員先聊著天。Siman的珠寶店在Lexington Ave上與很多高檔的家飾與藝廊比鄰,客人都是曼哈頓上東城的名媛與貴婦。而時尚雜誌像是哈波、Vogue等雜誌的編輯與造型師更是常常外借他的珠寶拍照。


圖片提供: CW與Siman Tu Gallery

Siman Tu的作品充滿藝術品味,有種1920年代,好萊塢黃金年代的風華感,所以即使不問他,我都看得出來,他從在紐約開業開始,主力就不是華僑市場,他的作品細膩,重視細節,十分耐看。他很重視跟客人的互動,客人走進來,他不僅挑選珠寶也會建議客人該怎麼打扮。